首页 > 期货频道 > 正文

徐州奶茶母茶

2018-12-19 08:18:22
来源: 百度新闻
编辑:徐州咖喱鸡土豆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徐州正宗龙井虾仁的,徐州地瓜增产,徐州唐记煲仔饭,徐州老鸭炖什么,徐州豆角干批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安踏体育:巨资收购亏损企业 管理及运营升级成关键

  自2009年开始,安踏体育(2020.HK)以收购FILA的中国区业务为起点实行多品牌战略。目前安踏体育共拥有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覆盖大众及高端市场,涉及儿童、户外及休闲运动等领域。相比成绩亮眼的收购品牌,安踏体育自主品牌的地位在部分消费者心中却有些“边缘化”。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烫手山芋

12月7日,安踏体育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Chip Wilson(加拿大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创始人)及腾讯组成投资者财团向芬兰体育用品集团——Amer Sports发出收购其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要约书,每股要约价格为现金40欧元,全部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本要约收购价值为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71亿元)。Amer Sports董事会一致建议公司股东接受要约收购,收购文件将于12月20日或之前公布,目前预期最迟于2019年第二季度收购完成。

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为一家芬兰的体育用品集团,总部设于赫尔辛基,靠烟草生意起家。据Amer Sports财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1.07欧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430万欧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0万欧元。从2013年开始,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在不断下降,2017年的营收增速仅为3%。

这似乎与安踏体育在2009年收购的FILA情况相似。据公开资料显示,来自意大利的运动品牌FILA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瞄准年龄介于25岁至45岁的高端消费群,2007年百丽集团成立Full Prospect购入FILA的中国区业务。据相关财报显示,截至2008年年底,FILA不但没有实现盈利,反而亏损近3218万港元。

2009年8月,安踏体育发布公告称,将收购百丽集团拥有的FILA中国商标,收购后,对于FILA的营收具体数据,安踏体育一直未做详细公布。安踏体育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表示,FILA的营收占比已接近公司全部营收的30%,即接近21.96亿元。在2018年的中期发布会上,郑捷则称,FILA的增速达到85%以上,计算下来FILA的中期业绩接近40亿元。

而面对此次收购的Amer Sports,富瑞研究报告提到,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透露Amer Sports的财政状况将不会被纳入安踏的财务报表,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保持独立。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是有“成功案例”(指安踏收购FILA)在先,给了安踏收购Amer Sports的信心。以安踏所持股的比例计算,安踏体育收购Amer Sports至少需要出资约26.6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09亿元),公司亦在公告中提到,交易将由现金及借款方式支付,有相关人士担心这笔交易会拖累安踏体育的现金流,又由于投资者较多,未来的执行主权以及债务利率浮动等将是较为棘手的问题。

安踏体育在12月11日股价下跌1.94%,截至发稿前(12月12日)再度下跌0.56%。富瑞指这或与安踏体育管理层在投资者会议中提到的“交易后(指收购Amer Sports)公司或会更致力于"去杠杆",对派息比率或造成负面影响”有关。

失衡危机

据公司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安踏体育在上半年的营收达105.5亿元,同比增加44.1%;净利润为19.4亿元,同比上涨34%;毛利率为54.3%,同比上升3.7%;经营溢利率从25.9%降低至25.5%。公司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销售及分销开支增加、新品牌亏损所导致。而财报中亦显示平均存货周转日数为83天,同比增加15天。公司方表示,零售业务的上升和新品牌的加入促使原有的一些库存需要消化。

安踏体育从2009年开始对国外的成熟运动品牌进行收购。2009年,安踏体育收购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2015年完成对英国户外休闲及登山运动品牌SPRANDI的收购;2016年斥资1.5亿元收购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的中国区业务;2017年全资收购童装品牌KINGKOW;同年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经营户外品牌KOLON SPORT。目前安踏体育旗下共有9个运动品牌,包括DESCENTE、FILA、FILA KIDS、KINGKOW、KOLON SPORT、SPRANDI、安踏、安踏儿童及NBA,共两个母品牌及7个收购品牌,涉及儿童、户外和休闲运动等领域。

在多品牌战略的推行下,安踏体育所收购品牌的营收增速保持强劲势头。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报告中,安踏体育称,自主品牌的零售额与同期相比取得中双位数的升幅,而其他品牌产品(不包括2017年7月1日后新加入公司的品牌)的零售金额与同期比较取得90%至95%的升幅。在2018年中期报告中,公司除对NBA外的收购品牌及安踏儿童的业绩表示满意,但却未提及母品牌之一的安踏。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消费者刘先生称,与其他品牌相比,母品牌安踏在国内市场中处于比较“不上不下”的尴尬位置,产品的质量也说不上多好多坏。

与安踏体育不同的是,同样进行国外品牌收购的李宁(02331.HK)发展重心仍为母品牌。李宁旗下拥有户外品牌Aigle、瑜伽品牌Danskin、羽毛球品牌Kason以及休闲品牌Lotto,但李宁并没有在这些品牌的国内市场开拓上给予过多的关注。据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为母品牌产品,所收购品牌的总收入占比为0.6%。

中商产业研究院提供的相关数据表明,预计到2021年,体育产业增值将达到13534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1.0%,体育用品行业的销售收入将达到2600亿元。有业内人士称,对同时拥有多个品牌的安踏体育来说,如何面对管理的升级和运营的协调将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媒体编辑:周文超、杨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DF120)

  • 名称
  • 代码
  • 最新价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