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货频道 > 正文

合肥自由自在

2018-12-16 14:07:44
来源: 百度新闻
编辑:水吧加盟要多少钱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加盟奶茶店哪个品牌好,一点点奶茶怎么加盟,怎么样开奶茶店,泉州珍珠奶茶加盟排行榜,绵阳最好的冷饮加盟店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大部分葡萄酒评选,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

导语: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就在这几天,有位年轻的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寄来给我欣赏,谈论到葡萄酒品评体系的看法,文中提及“不同价位的葡萄酒,采用一样的标准记分,就像运动场上,一个青壮年和一个少年或老人一起比赛,怎有公平而言”?的确是如此,所以有些葡萄酒杂志评选,会增加了一项价格因素,以弥补这样的缺憾,但是再往深一层剖析,还是有让人是厘不清说不明的地方。

上图:1976年,法国葡萄酒称霸世界最,但巴黎举行的一场盲品会上,所有法国葡萄酒专家盲品的最高评分竟是美国加州酒,美国酒全面击败法国酒,这是现代葡萄酒历史上一道重要的分水岭,史称巴黎审判。

所谓葡萄酒品评或竞赛,到底是人比较品酒功力还是葡萄酒自己在作竞赛?著名的葡萄酒品鉴作家亚兰杨格(Alan Young),对于葡萄酒品鉴与评比作了如此的批注:“在积累了三十年的经验后,深知大部分的葡萄酒竞赛,是一场荒诞的骗局,或是一种病态,某些葡萄酒评比,绝对是欺骗的行为。”他更戏谑地说:葡萄酒评比彷如七岁大的小孩比赛削铅笔,谁铅笔削得好,谁就得金牌。

某个国际品评会场里,曾经出现这么一个情况:品评结束后,几款同分数的葡萄酒,由于不分轩轾无法比出高下,最后居然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来决定葡萄酒质量的高低。呜呼哀哉,真令人心痛呀!落选的葡萄酒并非酒质不佳,而是毁在几个被认为是专业的品酒人手里。

上图:勃艮第专家Allen Meadows曾在一次74年份的垂直品鉴会上牵头评选了一直满分罗曼尼康帝葡萄酒,后来随着这瓶酒的提供者康帝博士造假酒被抓,这瓶酒的真实性也饱受质疑。

奥运会中选手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竞技场上各自较劲一争长短。拳击分量级,举重比赛亦然,百米短跑起跑线相同。偏偏葡萄酒评比是以人为主,葡萄酒为辅,名人品出的好酒才算数,张三、李四评出的酒没人相信,这是哪门子的想法?假如同一款酒分别让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休·强生(Hugh Johnson)、欧兹·克拉克(Oz Clarke)三位知名的葡萄酒专家品评,评出来分数若有差异,到底要相信谁的?可能又是一场纠葛不清的罗生门。从方方面面来看,人的自我高过葡萄酒本身的存在,由人来决定葡萄酒的优劣,葡萄酒只能任人摆布,人的影响力可牵动葡萄酒的一切,包括对葡萄酒好坏的评断以及市场价格。

上图:众多好酒,该以何标准如何一分高下?

《孟子》一书里有一段关于小白鱼的典故,庄子说:“小白鱼悠游自在,好不快乐!”,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鱼很快乐?”庄子回答:“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鱼不快乐!”

当品酒人对葡萄酒说东道西品头论足的同时,杯中酒只能静默地看着人世间多少世纪的变迁,它无语,也不能语,好坏皆由人们去做定论。这般情境彷如小白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人们总是猜想它们正无忧无虑的悠游自在。且不说鱼,光是你、我、他,都无法心灵相通,只能彼此揣测对方的想法和心思,更何况人鱼之间的差距又何等的遥远。当我们谈及葡萄酒的种种,优劣岂能以当下世俗的看法而做数,葡萄酒若有它的想法,它可能会说:“你又不是葡萄酒,怎会了解我!”

冷眼奢华观察站 | 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媒体编辑:周文超、杨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DF120)

  • 名称
  • 代码
  • 最新价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