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货频道 > 正文

北京手握披萨投资

2018-12-13 03:44:42
来源: 百度新闻
编辑:宁波怎么样开披萨店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杭州卷筒披萨,宁波卷筒小披萨,沈阳牛肉披萨,武汉吞拿鱼披萨,苏州披萨加盟费是多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从“三驾马车”看2019年中国经济

高玉伟

2018年,中国经济稳中趋缓,预计GDP增长6.6%左右。在“三驾马车”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前三季度达到78%,比上年同期高13.5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最高;投资贡献率为31.8%,比上年同期低1个百分点,而净出口贡献率由正转负(-9.8%)。预计2019年宏观政策将在扩内需、稳外需两方面同步发力,适度扩大总需求,促进经济稳定增长,GDP将增长6.5%左右。

一、新政利好消费稳定增长

2019年,促进消费增长的有利条件包括:一是新一轮个税改革助推居民增收。新一轮个税改革将起征点调高至每月5000元,3%、10%和20%三档税率级距扩大,同时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房贷利息和房租以及赡养老人等六项支出的专项附加扣除。这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减税幅度更大,增收效果较为显著,而其边际消费倾向更高,将支撑消费增长。二是消费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更趋完善。2018年9月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以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发布,将推动优化消费政策体系、标准体系和信用体系,有利于激发居民消费潜力。三是居民消费信心和消费意愿较强。2017年9月份以来,消费者信心指数连续13个月高于115,处于近三十年以来较高水平;消费意愿比例均保持在24%以上,处于2009年二季度以来较高区间。但居民消费增长也存在一些不利条件。一是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抑制居民消费能力。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GDP)随之从2015年的39%提高到2018年三季度的近51%,贷款还本付息压力增大,在一定程度上挤占居民消费购买力。二是汽车、手机等消费品经过多年持续高速增长,逐步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而且汽车购置税减半等优惠政策提前透支了部分消费需求,短期内消费大规模增加的潜力有限。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消费将增长9%左右,增速略慢于2018年。

二、稳投资政策频出,投资增长或将加快

2019年,支撑投资增长的因素包括:一是一系列稳投资政策相继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作为“六稳”之一,随后有关部门加快了项目审批,加大了项目储备,推动一大批项目开工建设,预计政策效应将逐步释放。二是补短板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特别是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加大。2018年10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各地方陆续出台了补短板计划,预计基建投资将逐步回升。三是民营企业获得各方面更大支持。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提出了支持民企发展6项举措,随后各部门、各地方支持民企的热情高涨、新招迭出,预计民间投资将稳定增长甚至进一步加快增长。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投资将增长6%左右,增速比2018年有所回升。

三、国内外因素叠加,外贸增长动能将减弱

2018年,出口保持高增长,但外贸顺差显著收窄。前10个月,以美元计价,货物进出口、出口、进口累计分别增长16.1%、12.6%和20.3%,增速分别比上年同期高4.6个百分点、5.5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外贸领域特征主要包括:一是贸易顺差大幅收窄,前10个月同比减少22.3%,降幅比上年同期收窄1个百分点。净出口对GDP增长贡献率由正转负,前三季度拉低GDP增速0.7个百分点。二是贸易结构继续优化。前10个月一般贸易占外贸总额的58%,比上年同期高1.4个百分点,加工贸易比重进一步下降。三是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速高于整体。在“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下,中国外贸对象更加多元化。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增长14.8%,高出整体贸易增速3.5个百分点。四是民营企业对外贸贡献度提高。前10个月,以人民币计价,民营企业占外贸比重为39.4%,比上年同期高1.1个百分点,特别是在出口中贡献更高,比重达到47.8%。

2019年,促进外贸增长的有利因素:一是稳外贸政策密集出台。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外贸作为“六稳”之一,从中央到地方均出台了支持政策。比如,从2018年8月份起实施海关进出口货物整合申报,原报关单、报检单合并为一张新报关单,提高通关效率;从2018年11月1日起,提高部分现行货物的出口退税率,并将退税率由七档减为五档,加快出口退税办理周期。二是人民币汇率贬值增强出口竞争力。截至10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分别较年初贬值6.8%、1.2%、6.4%和0.9%,这客观上有利于对冲贸易保护主义的负面影响,将产生促进出口增长的作用。三是积极主动扩大进口。以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为契机,中国将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降低关税,扩大进口空间,更好满足国内企业和消费者需求。综合考虑,预计2019年出口增长6%左右,进口增长10%左右,均比2018年有所放缓。(作者系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证券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媒体编辑:周文超、杨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DF120)

  • 名称
  • 代码
  • 最新价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