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期货频道 > 正文

蘑菇青菜汤

2018-12-13 03:27:24
来源: 百度新闻
编辑:干爆鸡的

东方财富APP

  • 方便,快捷
  • 手机查看财经快讯
  • 专业,丰富
  • 一手掌握市场脉搏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减肥营养早餐,徽菜味道,鱼满鲜鱼火锅,食用蟹,火锅干锅怎么做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永乐大典》中的《宣城志》辑考(三)

童达清

(七)城池类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六:水门,在城东南五十步,玄妙观之东。俗传开此门不利,遂废,惟存斗门以泄水。

水门,临水的城门。南水门既在玄妙观东,当临宛溪。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府治南二百五十步旧有南水门,相传开辄不利,久废,唯存斗门泄水,或即玄妙观左斗门云。”此一言五十步,一言二百五十步,必有一误,不知孰是。可参见光绪《宣城县志》卷三十七“南水门考”。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铁牛门。在府治东北城内。前志,双牛冶铁为之。俗传郡无丑山,故象大武以为厌镇。谚云:“丑上无山置铁牛。”自五代林仁肇更筑罗城,旧门关皆改革。今惟一牛存,里人即其地为司土神庙,号铁牛坊云。

铁牛门,即阳德门,在今济川桥西桥头。万历《宁国府志》卷十一《防圉志》:“初府治东北一百七十步为铁牛门。”嘉庆《宁国府志》卷十四上《城池》:“大东门即阳德门,旧曰铁牛门。铁牛今在木禾殿。”

《永乐大典》卷三五二七:狮子门。在府治宣城东,当城门外有大石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厌镇之。今犹存。

此条今存,嘉庆《宁国府志》卷十二下《古迹》亦引洪武《宣城志》而文略详:“狮子门,在府治东,当城门外有大石狮子二,蹲踞以对跨鳌桥,世传寅山高耸,故以狮子厌镇之。今犹存焉。” 寅山,东北方之山,即麻姑山。可见狮子门当大致在今鳌峰桥处,明初时门已久废。

(八)人物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四五:南徐陈辅之少能诗,豪迈不群,王荆公、苏东坡雅知之。送予赴宣幕诗云:“当年枳棘蕴飞凰,遗爱犹存蔽芾棠。秋水红蕖新幕府,春风绿草旧池塘。芝生瑶圃三重秀,玉出蓝田一尺长。去去宣城勿留滞,谢家勋业待诸郎。”诚佳句也。曾公为宣城掾,又摄幕府与宣城宰逾年,故云耳。(曾公衮《南游记旧》)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南丰(今属江西)人。曾布子,曾巩侄。其任职宣城,今府、县志《职官表》皆未著录。据汪藻《右中大夫直宝文阁知衢州曾公墓志铭》:“文肃公殁,执丧以孝闻。服除,调监南京河南税,改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时宣城江溢没数千家。”(《浮溪集》卷二十八)约政和二年(1112)曾纡签书宁国军节度判官,《宣城志》此又言摄“宣城宰逾年”,皆可补今本府、县志《职官表》之不足。

《永乐大典》卷八五七○:瞿硎先生,逸名氏。晋大和末尝隐于宣城之文脊山,山有瞿硎,因以为号。桓温闻其贤,尝往造焉。见先生披鹿裘坐石室,神色无忤。温及僚佐数十人皆莫能测,乃命伏滔为之铭赞。竟卒于山中,后人为庙,凡有水旱祷求辄应焉。

瞿硎隐文脊山事,府志、《宣城县志》、《宁国县志》皆有记载,不再赘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八:

张种,字士苗。少恬静,居处雅正,时人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为中军宣城王主簿,时年四十余。家贫,求为始丰令。陈朝为中书令。

胡诚,字求信。好学有文,尤悉晋代故事,时自折衷《晋书》。位中军、宣城王记室。

陆令公,梁中军,宣城王记室参军。生琰,通直散骑常侍。

梁宣城王,指萧大器,简文帝长子,中大通四年(532)正月(府志作四月,误)被封为宣城王。此三条皆记宣城王幕僚:张种见《陈书》卷二十一;胡诚,南朝诸史均未见著录,不知《宣城志》何所出;陆令公,见《梁书》卷四十四《南海王大临传》,萧大临,简文帝第四子,大同二年(536)封宁国县公,大宝元年(550)封南海郡王,陆令公为南海王幕僚,未见为宣城王记室参军事,或当为《宣城志》之误记。

《永乐大典》卷一四六○九:李孝先,字玠叔。少以祖含章任为太庙斋郎,力学好修,梅圣俞以其兄之女妻之。调池之建德簿,累迁虞部员外郎,通判池州。会池守阙,摄事数日,郡务肃理。时议于城西浚车轴河以便粮饷,且将举役,孝先言凿田毁冢,劳人靡财,且水势将来犇北,为患必矣。时朝廷方兴水利,奉使者观望迎合,顾独以为不便,当路者恶其直,然卒不能夺也。见《宣城志》。

李孝先,嘉庆《宣城县志》卷十五、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七皆有传,惟县志作李含章孙,而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作含章子,府、县志互异。考《西溪李氏宗谱》,李含章有三子:良、温、让,李孝先为李良之长子,自为李含章之孙,故嘉庆《宁国府志》、全宋诗作者小传皆误。《永乐大典》同卷引《秋浦县志》,亦谓李孝先乃李含章孙,当得其实。

(九)艺文类

《永乐大典》卷三○○一:曾子宣集:嘉祐三年戊戌二月,赴宣州司户,其后久权宣城县事,故有《宣城县宇假山》诗。是时孙锡学士为郡守,巨源随侍,李公择、钱纯老居幕府,孙莘老为太平令,李资深为泾县令,林子中、梁况之为宣城、南陵簿。李献甫为纠,王平甫为客。时人以谓钱思公在洛,人物之盛无以过也。

曾子宣即曾布,曾巩弟,曾任尚书右仆射(即宰相)兼中书侍郎。其任宣州司户并摄宣城县事,府、县志《职官表》均未著录,《宋史》卷四七一本传亦未载,其文集也已失传,因而《宣城志》的这一记录显得弥足珍贵,它不仅对考证曾布生平、著作有极高的参考价值,而且记载了嘉祐年间宣州名人云集的盛况。

嘉祐四年(1059)孙锡以户部判官知宣州,其子孙洙(字巨源)随父至宣城,时年三十岁;稍后李常(字公择,黄庭坚二母舅)任宣州观察推官;钱藻(字纯老)入宣州幕府(曾巩《钱纯老墓志铭》谓其以嘉祐五年进士任旌德尉,与此记稍异);孙觉(字莘老)任太平县令;李定(字资深)任泾县令;林希(字子中)任宣城县主簿;梁焘(字况之)任南陵县主簿;李琮(字献甫)任宁国军推官;王安国(字平甫,王安石弟,曾布妹夫)继嘉祐三年至宣城后再游宣城,一时宣城群英荟萃,敬亭山下,叠嶂楼头,觥筹交错,诗文唱和不断,文化气息空前浓厚。钱惟演北宋初以同平章事(宰相)判河南府,欧阳修、梅尧臣、张尧夫、尹师鲁、杨子聪、张太素、王几道等齐聚洛阳,“以文章道义相切劘。率尝赋诗饮酒,间以谈戏,相得尤乐。”此时宣州人文之盛盖不遑多让焉。惜此条文字久佚,令人不能作无影之思耳。

《永乐大典》卷七二三六:宋王遂《五贤堂记》。

按,淳祐元年(1241)王遂以显谟阁待制知宁国府,改二仙堂为五贤堂,并自作《五贤堂记》,此文嘉庆《宁国府志》卷二十一《艺文志》有存,限于本文篇幅,此不重引。

《永乐大典》卷一四○五四:

王侍郎《祭师学老文》:呜呼!在昔伏生,九十其余。头童齿豁,口诵故书。后有尚平,仅足衣食。酒间抚弦,醉后卧愤。稢彼有宣,郎公最贤。不予其位,而优其年。襞积故实,如探怀袖。李书纂修,已缩蝗蟘。必扑二山,必祈斗斛。必复果州之遗,复死者天下,不死者我。公笑不言,其亦曰可。

此文故实不详,王侍郎或当即王遂,盖其知宁国府前曾任户部侍郎,见《宋史》卷四一五、《京口耆旧传》卷七本传。

三、余论——古代其他典籍中的早期《宣城志》

综上所辑,《永乐大典》所引,明注出自《宣城志》的凡十七条,《续宣城志》的一条。然实有误,大概当年《永乐大典》的抄写者也是概而言之,并未严格区分《宣城志》和《续宣城志》。实际上出自嘉定《宣城志》的应为十四条,出自洪武《续宣城志》的应为四条。

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虽已不存,但从《永乐大典》中,我们尚可窥见《宣城志》之一斑。其实在明初及以前的许多典籍中,仍可寻觅到不少早期《宣城志》的身影,如《宋会要辑稿》崇儒七《罢贡》:“《宣城志》:是年,诏宣州岁贡细笔、竹簟、望春茶,可罢之。”即是引自嘉定《宣城志》。今存历修《宁国府志》与《宣城县志》中,也还有不少出自嘉定《宣城志》及洪武《续宣城志》的条目,但这已经是下一篇文章要论述的问题了。

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宣城历史文化研究》公众号(xclswh999)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新媒体编辑:周文超、杨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责任编辑:DF120)

  • 名称
  • 代码
  • 最新价
  • 涨跌幅
请下载东方财富产品,查看实时行情和更多数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东方财富

扫一扫下载APP
天天基金

扫一扫下载APP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8328号 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编号:91310104631286033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1-34289898 举报邮箱:jubao@eastmoney.com
沪ICP证:沪B2-20070217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5006054号-11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120号 版权所有:东方财富网 意见与建议:021-54509966/021-24099099